什么样的骗术,把大学生骗得团团转

发布时间:2020-07-09浏览次数:50

今年1月,同济大学一名学生小王曾遭遇电信诈骗后出走,最终损失70万元。骗子究竟是怎样让小王上当的呢?记者还原了小王当时的遭遇。

“警官”说她是“重要犯罪嫌疑人”

今年1月3日下午,当时在宿舍看书的小王接到一个自称“中国联通客服”电话,对方称小王名下一个手机号码涉嫌发送诈骗信息,已被公安机关查到,因此要停用该号码。小王十分惊讶,一再表示自己从未办理过该电话号码。“客服”表示,应该是他人冒用小王的个人信息办卡,随即将电话转接到“公安局”。

电话中,自称“嘉定公安分局陆警官”表示,小王涉嫌诈骗,“警方”已正式受理此案,并向小王索要包括身份证号码、学校、家庭地址等个人信息。令小王更担心的是,“陆警官”在“核实”小王信息时,电话那头传来另一名男性和“陆警官”交谈的声音。该男子称,小王名下开过一张银行卡,已有17名被害人向该卡打钱,是“重要嫌疑人”,要将其与家人一同抓起来。

小王听后一再强调自己没做过这样的事。随后,该男子表示要请示“长官”,先帮她办理一些提前审理的事务,随后将电话转至“韩调查长”办公室。“韩调查长”称,不能办理提前审理的事务,让小王赶紧准备几套衣服,会有人来接她“配合调查”。这时陷入骗子的恐吓中、担心自己被“带走”的小王完全没了主意。

“韩调查长”又向小王询问了名下资产、银行卡等信息,小王如数告知对方。“韩调查长”又表示,小王所在的犯罪集团头目已被抓,需要她帮助将内线找出来。在“韩调查长”和“陆警官”电话指挥下,小王按照指示在ATM机上使用英文操作界面,输入密码进行转账。

微信加好友发送“凭证”换信任

第一次转账完成约1小时后,“陆警官”再次致电小王,让其添加为微信好友,已深信不疑的小王一一照做。对方还要求小王,每隔1小时将自己所在地址以照片形式发送,并要在每天21时许,在没人的环境中“秘密”与他们通电话。

1月5日,按照“陆警官”指示,小王逃课独自在宿舍与对方通电话,并购买了新手机、办理了新号码。“陆警官”随后向新号码发送一个链接,打开链接的小王更加对“陆警官”深信不疑——因为这是一张表明“嫌犯”小王正在协助追查共犯,若将其抓获,可先将小王放行的“电子凭证”。

就在小王感觉自己“冤屈”可以洗刷时,“陆警官”却生气地来电质问,称又有一名被害人向小王银行卡内转入286万元,现在必须暂停办理提前审理。“韩调查长”再次现身,要求小王缴纳一定数额的保证金,否则可能殃及家人。

1月7日,小王按照“韩调查长”要求,以着手准备出国留学交保证金为由,让父母准备钱。不知内情的小王父母在1月11日和12日,先后往小王的银行卡中打入10余万元和17万元,小王将银行卡卡号、手机动态密码、U 盾口令等一一告知“陆警官”,随即收到一条显示为28万余元的转账提醒短信。“韩调查长”解释说这笔钱只是暂时冻结,一个星期后就会退回。之后,小王父母又陆续转来40万元,也被“冻结”。

骗子的行动还在继续。18日下午,骗子要求小王关机,坐出租车前往杭州。在傍晚抵达杭州前,骗子指示小王与家人联系,谎称“为男友担保借了别人400万,现在借钱方找到自己,要求自己还这笔钱,不然就被扣押”。

在整个连环骗局中,诈骗团伙一步一步编造“案情”,将涉世未深的小王彻底吓懵,最后令其断绝一切外界联系,只能和所谓“警方”单线联络,将小王牢牢控制在骗局中。

为控制被害人,极力营造恐惧感

记者查询发现,冒充“公检法工作人员”是“经典型”电信诈骗手法,无论是以电话欠费、未领取快递中藏毒,还是别的为借口,最终结论都是“个人信息被冒用,需要配合调查”,随后“警官”甚至“检察官”“法官”轮番上阵,以“调查”之名逐步摸清被害人个人信息、财产状况等,再要求转账。

近来,这些骗局中,不法分子为让被害人陷入恐慌深信不疑,往往会号称“牵连家人”等营造恐惧感。为防止被害人因外人提醒而发现蹊跷,他们往往还会以“配合调查”为名,让被害人不得告知外人,或干脆到宾馆开房间以保证通话的隐秘。

无独有偶。今年7月19日发生的交大附中陆姓学生被电信诈骗一案,也是这样的套路。当时小陆在家接到一个自称是“某快递公司”的电话,对方表示她有一个寄往澳门的快递被海关查获。

小陆从未寄过这样的快递,然而对方称:“快递里有你3张仿冒的身份证,你已经被不法分子盯上了,你们全家都有生命危险,要抓紧转移到设立在四川的安全基地。”这样的说法让小陆惊慌不已。

随后,骗子将电话转给所谓的崇明“马警官”。“马警官”告诉小陆,由于案情重大,她必须配合“警方”转移到警方提供的安全场所,并询问了她的个人、家庭成员信息和联系方式。

为取得小陆信任,“马警官”还加了她的微信。“马警官”的头像是一张穿着“警服”的照片,朋友圈也有一张发于当天的会议照片,都是穿着“警服”的人。

据了解,其实仔细看这些信息中间都有漏洞:“马警官”的头像照片虽是制服,但胸前徽标上没有警号,朋友圈里的会议照片,发布日期是7月,但里面的人穿着的是冬季警服,很可能是网上随意下载的。然而对于涉世未深并受到惊吓的小陆而言,这样的细节已足以让她迷惑。

7月19日下午,小陆按照“马警官”的要求更换手机和号码,断绝了跟父母的联系,去往“马警官”指定的在江苏南通的所谓安全场所。这样实际上是在为后续行骗做准备。

和小王的遭遇一样,小陆在“安全场所”遇到另一名被骗的女孩,根据骗子打造的“剧本”,两个女孩其实都是被骗来的,她们的“任务”是互相监督。因为两个女孩都被骗子唬住了,完全遵照骗子指令行动,互相提防,没有太多交流。

19日19时许,小陆的母亲接到所谓“绑匪”电话,要求家属支付50万元赎金。7月20日凌晨,小陆母亲报警。7月20日傍晚,警方在连云港找到小陆,所谓的“马警官”和“绑匪”全部系骗子在电话那头假冒。